小说 在雄英当扛把子的日子[综] 夜半灯花

警长又擦了擦汗,小心翼翼的问道,“小孩我可以帮忙看着。”
“不用,我带他过来就是为了让他亲眼见到这种事。”安德瓦又拎着深泽光的后颈,拎着他进了楼。
深泽光脚够不到底,索性就这么被安德瓦拎着,一直坐着电梯去了最上面。
“你先上去。”安德瓦对那个可以飞的助手说,“先控制住那个女人的情绪。”
助手苦哈哈的答应了。
这个时候不是应该保证那个女孩子的安全吗?为什么要说话刺激她?
深泽光还够不到最下面的那根杆子,安德瓦把人推上去,然后跟着爬了上去,来到了天台上。
高处的风很大,再加上现在是正午,太阳又大又刺眼,晒得人都要融化。
离他们不到十米的距离就是那个想要轻生的女孩子,先一步上去的助手飞在一边,根本不敢靠近。
那个女孩子看起来受了很大的刺激,失控的哭喊着,距离有点远,深泽光听不清,他一个用力撑着平台翻了上去,给安德瓦让开了路。
“现在什么情况?”安德瓦问在楼顶上的其他人。
“这个人情绪很激动。”消防员说道,“根本不敢靠近,之前劝说的话都没有用,反而刺激到她了。”
“她是因为什么才想跳楼的?”
“好像是因为家里不同意她想要成为英雄。”
消防员其实不怎么理解,为什么会有人不同意自己的孩子成为英雄。
几乎所有的人都想要成为英雄,为什么这个女孩子的父母不同意,他们竟然找不到理由。
这也太……
“这不是很好理解吗?那么危险的职业。”深泽光说道,“可以交给我吗?”
“当然不行!”除了安德瓦之外的其他人异口同声的喊道,声音大的把坐在天台的那个女孩子都吵的看了过来。
女孩子一看到安德瓦就大惊失色,脸上吓的惨白,下意识的往后面缩,本来就岌岌可危的地点更危险了。
“你冷静一点,有什么话好好说。”安德瓦皱起眉喊道,他想起了深泽光刚才的话,勉强挤出了一个微笑。
谁知女孩子看到他笑了之后更加惊恐的往后挪了挪。“你不要过来啊啊啊啊啊!!!!”
她这不挪还好,一挪就失去了平衡,直接仰了过去从天台上掉了下去。
安德瓦还没反应过来,深泽光拔腿就冲了过去,从边缘跳了下去。

15.15


16.16


17.17


18.18
第18章
训练从八点半一直持续到了十点。
等到结束的时候,深泽光直接趴在地上起不来了。
轰焦冻一点都没有手下留情,按照之前安德瓦怎么对待自己的,原样给了深泽光。在看了看轰焦冻是怎么训练深泽光确认没有问题之后安德瓦就离开了,将深泽光和轰焦冻两个人留在了训练室,锁上了门。
把空间和时间留给了他们自己。
而深泽光也从一开始的‘被动挨打’变得勉强可以‘反抗两下’。在挨打的时候,深泽光一直在心里默念:自己是普通小孩普通小孩不能杀人,小孩子也不会格斗技,自己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不能把轰焦冻的脑壳打飞。
然后他差点被轰焦冻把脑壳打飞。
束手束脚的新人怎么可能打得过有过系统训练五年的老手呢?
安德瓦教导轰焦冻的时候哪有什么套路章法,在他还只有五岁的时候就让轰焦冻面对设定了目标的战斗机器人,不把那些机器人全部解决掉就不能从训练室出去,更不用说出去吃饭睡觉。
当时这个方法受到了他们妈妈的阻止,而这阻止一点用都没有,换来的只是安德瓦的巴掌和呵斥。
只有在固定时间内将机器人打败之后,安德瓦才交给了轰焦冻最基础的格斗术,那些格斗术也不是由老师系统教授,而是自己摸索出来的,最有用的招式,看起来粗糙了些,但切实有用。
轰焦冻就是这么教给深泽光的。
他就是先挨揍然后学会揍人,教人也只会这么教。
只是他比安德瓦好一些,至少在身体力行教育时会亲身教导深泽光怎么在这个时候反抗。
在他看来,离开了个性的深泽光根本就没有战斗力,他的一切骄傲都是建立在他的个性上面。
若是遇见了像之前那次被抑制了个性的情况,他就没有反抗的能力了。
深泽光只能被动的挨揍,轰焦冻一边揍他还一边训斥他为什么不反抗,然后告诉他要点。
深泽光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
自己只是个普通人。
普通人是打不过从小受到训练的轰焦冻的。
安德瓦过来的时候深泽光已经躺在地上爬不起来了,汗水打湿了地面,身上穿的运动服也已经彻底湿透。
训练室很干净,深泽光的衣服上除了汗渍之外没沾上什么脏东西,轰焦冻也气喘吁吁的站在一边。
他看起来还好一点,至少不像深泽光一样爬不起来。
“怎么样?”安德瓦问轰焦冻。
“学得很快。”他的脸上青了好几块,全都是深泽光揍的,别看深泽光个子小,但是力气惊人,第一拳打上去的时候轰焦冻脑袋都蒙了一下。
轰焦冻自认为两个人打的很激烈,可在安德瓦看来这就是菜鸡互啄。
毕竟两人才十岁,个头都不高,脸上的婴儿肥都没下去,重一点的水桶都搬不起来,打架更指望不上。
“够了。”安德瓦不打算在第一天就给他们两个太大压力,把深泽光从地上拎起来,“今天是第一天,我对你们要求不高,现在回去洗澡睡觉,明天早上五点半换好衣服在外面的院子里等我。”
轰焦冻等安德瓦的身影不见了,这才把深泽光拉过来,撑着他的身体,把他往外面搬,“你还不行。”
“也就现在而已。”深泽光哼了一声,把自己所有的重量全都压在了轰焦冻的身上,直把轰焦冻压得往旁边撤了两步才稳住身体。
轰焦冻现在对深泽光的态度好了不少,可能是因为自己刚才揍了深泽光出了一口恶气,对深泽光也没有那么抗拒,不像他刚来的时候还会膈应。
能主动把深泽光扶回房间已经是轰焦冻态度好转的表现,至少代表轰焦冻已经开始接受他,不再排斥自己。
只是挨了一顿揍就能让轰焦冻对自己态度好转也在深泽光意料之中。
“这是你的。”轰焦冻的房间桌子上放着轰冬美给深泽光找出来的洗漱用品,上到睡衣下到内.裤全都给准备了一份。
“是你准备的吗?”深泽光拿着那条黄色小鸡内.裤面不改色,“没想到焦冻君想的这么周到呢。”
“不是我,是姐姐。”轰焦冻指着自己房间的卫生间,“你先去洗澡。”
“焦冻君把人打成这个样子都没什么反应的,这样做女孩子不会喜欢你的。”深泽光抱着自己的洗漱用品,“我要睡在哪里?”▼本▼作▼品▼由▼思▼兔▼在▼线▼阅▼读▼网▼友▼整▼理▼上▼传▼
轰焦冻憋红了脸,随便指了个地方,“你又不是女孩子,为什么要被你喜欢!”
“只是一个代指,一个代指,焦冻君长得这么好看,在学校里面一定很受欢迎。”深泽光调侃道,“有没有收过女孩子的情书?”
轰焦冻憋红了脸,随手指了个地方,“你睡那里!”
轰焦冻指着的地方正是刚进门口那一块,睡觉是没问题的,但是这和轰焦冻平常睡觉的地方隔了五六米,中间都能架个桌子打乒乓球。
“我真的不能睡在你身边吗?”深泽光的食指和大拇指中间比了一个小小的长度,“我保证不会乱动的。”
轰焦冻倔强的摇头,“不行,你不能和我睡一起。”
深泽光叹了口气,也没继续说话,抱着东西去了卫生间,留轰焦冻一个人在外面。轰焦冻看着门口深泽光留下来的行李箱,走过去把行李箱拖进房间里面,又从壁橱里搬出被褥和枕头,犹豫了半天还是铺在了一起,中间只留下了供人走路的不到三十公分的空隙。
自己是不是对他太差了?
还趁着训练的时候揍了他一顿,把他打得全身都是伤,不仅没有生气,还安慰自己。
也许他并不像自己想的那样讨厌。
他胡思乱想了一会,深泽光就从卫生间里面出来,他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打着哈欠往外面走。
轰冬美给深泽光拿的睡衣是一件恐龙连体睡衣,轰焦冻觉得那件睡衣有点眼熟,好像是之前姐姐买给他结果自己死活都不穿的哪一件。
但是深泽光穿起来反倒很可爱。
他裸露出来的白嫩的胳膊和腿上全是淤青,还有一些不像是今天造成的擦伤,他的肤色本来就白,更衬得那些淤青和擦伤严重,看起来像是被虐待了似的。
“我洗好了。“他一眼就看到了轰焦冻身边并排放在了一起的被褥,笑了笑也没拆穿轰焦冻,让开了门让轰焦冻进去洗漱,轰焦冻从床铺前沾了,露出了后面桌子上的药,“记得处理伤口。”
深泽光更高兴了,“我会的。”
他装作没看到轰焦冻通红的耳根,也没给自己擦药水,而是随便找了被褥掀开躺了进去。
秒睡。
等轰焦冻洗完出来,深泽光早就睡着了,就像他说的非常老实,手搭在被子上,整个身子都蜷在了一起,鼓出了一小团。
轰焦冻下意识的放轻了脚步,将房间里的光线调暗,对着镜子给自己脸上药。
就这么一会,轰焦冻的脸就肿了起来,碰一下就痛得要死,在躺下睡觉的时候,轰焦冻甚至不敢翻身让自己的脸碰到枕头。
不管睡得多熟,都会被痛醒!
等到第二天早上,轰焦冻的脸也没有消肿,反而肿的更大了,看起来非常凄惨,那双异色的大眼睛也被挤得一大一小。
深泽光差点没忍住笑出来,连着早起给他们做早饭的轰冬美做饭的手都笑的发抖。
现在是早上五点二十。
夏天时五点天就已经擦亮,安德瓦已经在外面的院子里等着他们俩。安德瓦后面的长椅上放着一个小箱子,轰焦冻认识那个,里面装的应该是负重手环和脚环。
“戴上这个,绕着院子跑二十圈。”
负重手环和脚环并不算沉,深泽光戴上之后还有余力,轰家的宅子是典型的日式和宅,占地面积很大,一圈都极为可观,更别说是二十圈。
这要是普通小孩,估计听到二十圈这个词的时候就哭了。
可深泽光不能哭,还要高兴地听安德瓦的话,表示自己一定能做到不会辜负他的期望。
首页
目录
收藏
这本
收藏
本站
保存
字级
上一章 下一章
置顶
关灯
回作品页
目录
收藏

【啵乐-腐味满满】防迷失页

防迷失永久地址: https://lihi1.com/m1jTK
建议您,立即收藏收藏永久地址到浏览器

↓↓↓ 点击下方键,前往永久地址 ↓↓↓
https://lihi1.com/m1jTK
点我复制永久地址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截图保存二维码 永久地址不遗失
截屏后 "请勿使用微信" 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