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在雄英当扛把子的日子[综] 夜半灯花

着眼睛的金色光芒剧烈地抖动了一下,顾不得延伸开的身体,用最快的速度将自己的身体包裹住,想要将深泽光卷进去。
那小子,竟然发现了自己的弱点吗?
不可能!自己把自己的弱点隐藏的很好了——
“是这里吧,一直被藏起来的弱点。”深泽光甚至还有闲心摸了一把黑雾脖子上的那两块保护着弱点的坚硬铠甲,“你一直在保护这里。”
“你——”
“afo为什么一直没有吸取教训,你的个性的确是很便利,可是对我来说,弱点简直就像是打上了探照灯一样明显。”
“我明明——”
“所以说,抓棘手的猎物的时候不要一个人来。”深泽光根本没有给黑雾手滑的机会,甚至还有些埋怨,“不要总是来浪浪费我的时间,一次一次的真的很麻烦。”
“我已经饶过你一次了,我可不是那种会容忍别人在我头上蹦跶的绝世大好人。”
黑雾的后背猛地冒起一阵冷汗,几乎要染透后背的衣服。
尽管他现在并不存在实体。
这个孩子说的是真的,他是真的想杀了自己,一点都没有在开玩笑。
他甚至想直接将这个家伙杀了算了,省得他来过来打扰自己,而且敌人有这个个性本身就很麻烦。
可afo用这个性,只是用来抓小孩。
afo也算是黑暗世界的帝王,能够搜刮到这种个性的人本身就是一种能力,但不能活用个性的话,那也没什么用。
只是一个人,完全可以轻易解决。
黑雾甚至开始考虑要不要用个性直接将深泽光拦腰斩断,不能带活的回去,死的应该也可以。
但现在看来,自己身后那个人都不一定是本人,
被空间所斩断的,到底是幻象还是真人?
敢这么肆无忌惮的接近自己,大概率是幻象。
黑雾虽然想的不少,时间却只是过去了那么一秒,这一秒时间足够他将自己的个性压缩到极致,裹住身后的人。
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至少要牵制住——
咔嚓
轻微的,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在这里响起,黑雾几乎看不清眼前的场景,只能睁大了眼睛摔倒在地。
自己的甲断了。
深泽光直接将黑雾的脖子分成了两段,将铠甲一分为二。
在一开始的毫无所觉之后,黑雾就被剧痛给吞噬了理智。
这家伙是来真的。
他是真的想要杀了自己
黑雾的身体里面没有鲜血,有的只有浓郁的雾气,组成自己身体的雾气在铠甲断裂之后就如同泡沫一般剧烈地抖动着,就连维持形状都很难做到。
“可惜了,如果我有你这样的属下一定会好好的珍惜你的。”深泽光跳到了地上,绕着黑雾走了一圈,“现在你可以发挥你最后的价值。”
要赶紧逃。
离开这里!
黑雾心里只有这一个想法,他顾不上已经崩坏的护甲,想要用尽全力离开这个地方,自己的个性极速压缩,将所有的都集中为一个点,让自己离开这条将要成为自己坟墓的小巷。
深泽光并不打算让他离开这、
“在这边!”深泽光的动作顿了一下、
那是……轰焦冻的声音。
深泽光有一瞬间的迟疑,这短短的迟疑给了黑雾一个机会。
他带着安德瓦过来了。
而神经一直高度紧绷的黑雾就趁着这短短的一个机会,趁着深泽光分神的这一瞬间,用个性把深泽光的左手给卷了进去。
他的个性的确像他说的那样,并没有什么攻击性,可他的个性也能够以一种特殊的方法对别人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
深泽光的手从手腕斩断,左手消失在了那浓郁的黑紫色雾气当中。
安德瓦他们过来的时候根本就看不到巷子里有人,可安德瓦知道,这都是深泽光的个性,他没敢往前走,而是在外面大声的喊了一声深泽光。
血直接从断口喷涌而出,深泽光撤掉了自己的异能力,就这么靠在墙上,死死的按住自己的手腕。
“深泽!!”
巷子里面有打斗的痕迹,在深泽光的身下有一泊还温热的血,而那些血液就是从深泽光的手腕里流出来的。
“敌人呢?”
“跑了。”深泽光掐着自己的手腕,倒是没有哭,额头的冷汗滴滴哒哒的顺着额角往下流,“还好你们来得及时。”
他这话说的咬牙切齿。
若不是他们现在过来,黑雾早就已经死了。
自己的胳膊也不会因为分神而断掉。
深泽光的语气并不算好,安德瓦纯粹当深泽光是因为伤而痛苦,在确定周围已经没有敌人之后,这才赶紧抱着深泽光往外面跑,用最快的速度将他送到医院。
轰焦冻本想跟上去,却被安德瓦呵斥了回去。
“如果不是你乱跑他根本不会受伤!“

20.20
作者有话要说:【手会长回来的!!!!】
别讨厌轰啊,其实小孩过激一点很正常的,我小时候天天被父母这么说,也因此离家出走过,然后被骂回来了【对我超怂】从那个时候我就想我以后要是做父母了肯定不会这么对我孩子,因为从小就被说你不如谁谁谁导致我现在一点自信都没有。
现在我爸妈都在说你看xxx家孩子挣了多少钱你看看你什么的,还是很难受,这和年纪无关  第20章
【手会长,不是虐主流】
【手会长,不是虐主流】
【手会长,不是虐主流】
【重说三防止不看作话】
是的,如果不是自己任性跑出去,深泽光根本就不会跟着自己跑出来,而且也不会遇见敌人。
……是自己造成的。
都怪自己过于任性。
一想到深泽光失去的左手是因为自己,轰焦冻就愧疚的不能自己。
“都是我的错。”轰焦冻抱着头蹲在了地上,身体颤唞着,声音都因为懊悔而哽咽,“都是因为我太任性了。”
“不是的错焦冻。”轰冬美发现了轰焦冻的不对劲,赶紧把他抱在了怀里,小声的安抚着,“不是你的错,是敌人的错。”
“如果不是我任性的跑出去,他就不会为了追着我——”他不忍心说下去,哽咽的的头埋进了轰冬美的怀里。
他在懊悔。
如果自己当时冷静一点,不要去置气,那之后的一切是不是都不会发生?
深泽光已经告诉自己外面很危险了,自己还要网那么偏僻的巷子里面跑,更不会被敌人抓住空隙。如果不是自己太弱,深泽光也不会为了保护自己而失去手臂。
都是因为自己!
轰焦冻陷入了自责的怪圈,钻进牛角尖出不来,
轰冬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用力的抱紧轰焦冻,让轰焦冻知道他不是没有可以依靠的人。
深泽光的断腕被轰焦冻用冰暂时封住止血,安德瓦去开了车,载着深泽光用最快的速度去了最近的医院。
因为有安德瓦的关系,深泽光飞快的就被推进了手术室,外科医生给深泽光手术,有治愈个性的医生也紧急被调过来,可是这个拥有治愈个性的医生并没有办法将已经失去的左手找回来。
安德瓦在外面什么忙都帮不上,只得给远在北海道的欧尔麦特打了个电话,
饶是安德瓦,他在给欧尔麦特打电话的时候也心存忐忑。
欧尔麦特脾气是好,可一关系到他儿子,他就摸不准了。
他换位思考了一下,如果他把轰焦冻托付给欧尔麦特而欧尔麦特没有保护好他,拿自己估计会原地爆炸然后用尽一切手段把他揍一顿。
欧尔麦特不一定会揍自己,但他是绝对没办法过去那个坎的。╩本╩作╩品╩由╩思╩兔╩网╩提╩供╩线╩上╩阅╩读╩
北海道的事故虽然不算严重,但后续非常麻烦,本可以在前两天回来的欧尔麦特直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欧尔麦特还在北海道买了许多有趣的小玩意想给深泽光带回去,想着回去的时候带他出去玩,而他却在这个时候接到了安德瓦的电话。
不知怎么的,他接到安德瓦的电话时就已经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在听到安德瓦说深泽光遇到敌人失去了一只手之后,他竟然没有生气到失去理智。
或者说已经怒到极致反而冷静了下来。
“是黑雾?”欧尔麦特非常冷静,安德瓦听到他的问话,下意识的嗯了一声。
“你怎么知道?”
“谢谢你把小光送到医院,我现在就订回去的机票,先挂了。”欧尔麦特难得直接挂了电话,开启网页准备订机票。
“哦……好的。”安德瓦被挂了电话,瞪着眼睛看手机,却也无可奈何。
既然是黑雾,那深泽光的手到底掉到那里去就非常耐人寻味。
以afo的性格,就算没把人抓了去,拿到一只手也会物尽其用。
当然也有可能被黑雾传送到其他地方,消失在时空夹缝当中被碾碎也是有可能的。
不管是哪个可能,都不是欧尔麦特希望看到的。
现在的个性世界,有治愈个性的人的确不少,可能让断手凭空生长的几乎没有。
若是有断肢,要接起来还算轻松,可现在他们面临的问题是根本找不到。
又是afo!
afo!
欧尔麦特挂了电话,用了很大的意志力才控制住自己没有将手机捏碎。
自己究竟在犹豫什么?!
以前的小打小闹互相试探都仿佛笑话一般,顾忌着这个顾忌着那个,说到底都是自己没有及时处理好。
明明已经说好了的。
答应要让深泽光有一个幸福快乐的童年,答应他一定会保护好他的。
可是自己错了。
已经是第二次了,第二次在afo的手下受伤。
因为接二连三的灾情而一再的推后,明明这些事故都是因为afo,若是afo不在,这些事故自然而然的会少起来。
不能继续犹豫下去。
欧尔麦特攥着拳头,深呼吸了几口,好好的冷静了一下,这才用差点被他捏坏的手机给几个人打了电话。
除了自己的老师格兰特力诺之外,还有雄英的校长根津。
去跟根津校长借治愈女郎,
可治愈女郎能不能让深泽光被斩断的手长出来,这本身就是一个不确定的事。
可他现在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向自己的老师寻求帮助。
他难得慌了手脚,不知道要先做什么才好。
*
一只断手掉在了afo的面前。
那只手洁白
首页
目录
收藏
这本
收藏
本站
保存
字级
上一章 下一章
置顶
关灯
回作品页
目录
收藏

【啵乐-腐味满满】防迷失页

防迷失永久地址: https://lihi1.com/m1jTK
建议您,立即收藏收藏永久地址到浏览器

↓↓↓ 点击下方键,前往永久地址 ↓↓↓
https://lihi1.com/m1jTK
点我复制永久地址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截图保存二维码 永久地址不遗失
截屏后 "请勿使用微信" 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