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坏坏表弟 黑羽亦

「只有这个吗…」



上扬的唇角,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湿热的舌尖突然窜入孙玉新毫无

防备的耳朵,利齿轻咬那薄薄的耳肉,一股强力的酥麻电流,在瞬间

流通孙玉新全身的神经…



「啊啊…悠勤…你…哈…」



身体像是突然被人抽掉骨头一样,上身己经失去支撑的力量,顺势的

趴在矮桌上,唇吐出的喘息声,一直回荡在客厅里。



「还有别得让你不习惯吧…」



手伸到孙玉新大腿内侧,轻轻碰触着。



「嗯唔…哈…我…」



了解东方悠勤的暗示,想反驳,却因为脑中一片空白而说不出话。



「是不是也不习惯我这样慢慢来…是不是希望我像以前一样粗鲁…」



「没有…我…啊哈-」



东方悠勤突然粗暴的挺入,好像带着一股强大的电流,一下子震的孙

玉新无法思考,只知道喉咙比理智早一步做出反应,那淫靡的一声呻

吟,引出东方悠勤最得意的笑容。



「还说没有…你看这里…身体永远都是最诚实的…」



手指腹轻碰触孙玉新瞬间直挺的分身,敏感的铃口便快速的泌出大量

透明夹杂乳色的汁液,兴奋的抱紧孙玉新单薄的身子,用着以往火爆

的冲劲,贯穿孙玉新紧缩的肉壁。



「不要…哈啊…不行…哈啊…啊啊…不要那么快…不行了…」



上身只能贴着冰凉的矮桌摇动着,感觉到分身涨的难受,手连握紧成

拳的力气都没有,喉间的呻吟是身体本能的反射动作。



「很棒对吧…就知玉新哥最喜欢这种方式…腰都已经配合起来了

呢…」



看着孙玉新沈浸在粗爆的律动里,耳中听到最满意也最动听的呻吟,

血液兴奋的充胀着东方悠勤深埋在孙玉新体内又热又硕的肉根,想要

得到渲泄快感的念头,让东方悠勤暂时忘却心里满满的醋劲,双手握

紧孙玉新的腰,大动作的活塞运动己经让孙玉新负荷不了,负荷不了

那种快要令人发狂的快感。



「不…轻一点…哈啊…我已经受不了了…啊啊…哈…」



顶端抽搐的颤抖,尾椎有股酸麻的热感,硕大不断撞入的快感,已经

快要让孙玉新缴械了。



「这一次,不会再让你偷跑…」



发现孙玉新已经快要高潮,大手恶质的限制孙玉新发泄的管道,插进

抽出的力道越来越不懂怜惜为何物。



「不要…哈啊…放手…悠勤…哈啊…快放手…求你…」



原本要冲出口的热液,被东方悠勤分秒不差的挡了回去,像是被人用

力揪住要害一样的痛苦,惹的孙玉新拚命挣扎哭喊着。



「做不到…等我射了再说…」



完全不理会孙玉新痛苦的求饶,唇贴上孙玉新光滑的美背啃咬舔吻

着。



「唔嗯…快疯了…求求你…哈啊…快放手…会死掉的…」



眼角己经飙出泪光,想射出却被阻挠的痛苦,像有东西哽在喉头那样

不舒服,肉根彷佛会被不断累积的热液涨坏似的。



「不会死掉的…对了,玉新哥最敏感的地方好像是这里…」



火热的硬挺刻意顶撞孙玉新最无法抗拒的地雷区,想听到更多求饶的

呻吟。



「不要…嗯啊…啊啊…悠勤…哈啊…唔嗯…不要…」



被东方悠勤直击敏感处的快感,加上被限制发泄的痛苦,已经快让孙

玉新的神智崩溃,夹杂在天堂与地狱的灰色地带,眼神的涣散已经代

表灵魂的堕落。



「再一下…快了…嗯…啊啊-」



在孙玉新体内注入大量的热液,多到硬挺与肉穴的接合处都滴出不少

浓稠的乳色液体…



「悠勤…手…拜托…」



想扯下东方悠勤的手,却没有力气,大热的热液虽然暖着孙玉新的肉

壁,但被堵的无处可泄的痛苦可还没解决。



看着孙玉新难受的模样,紧握孙玉新分身的手一放开,便听到孙玉新

愉悦的放声淫叫。



「哈啊──射出来了…哈…好舒服…哈…哈…」



东方悠勤刚放手,囤积在体内的热液瞬间喷射出来,双脚已经软到一

个不行,好在孙玉新是坐在东方悠勤的大腿上,不然铁定是支撑不住

的跪在地上。



在如此狂爆的激情过后,伴随而来的空虚,让东方悠勤楞楞的看着瘫

在矮桌上喘息的孙玉新。



一想到孙玉新总是趁着他不在的时候跟王昭奇私约,这样的举动,不

得不让东方悠勤怀疑孙玉新喜欢王昭奇的可能性。



而这样的假设,更是让害怕不能拥有孙玉新的东方悠勤受到莫大的刺

激。



明明他昨天才以为孙玉新接受他的,怎么才过了一个晚上,那种喜悦

就被辙底粉碎。



孙玉新跟王昭奇在烧烤店谈笑风生的情景,像是生了根似的死缠着东

方悠勤的思绪。



「让你爱上我有那么困难吗?」



将还没恢复体力,全身仍处在发软状态的孙玉新抱在怀里,东方悠勤

的声音听起来像是跌落谷底的灵魂一样,充满着无助与痛苦。



「…我…」



东方悠勤眼中的哀伤,是孙玉新曾看过的,那是东方悠勤偶尔会用在

他身上的眼神。



「算了,我不该勉强你的…如果你喜欢的人是你的大学学长…你就说

吧…我不会死缠着你的…」



把孙玉新紧紧的抱在怀中,东方悠勤的眼睛根本就没有焦聚,像是喃

喃自语又像发呆,可见东方悠勤在说这句话是下了多大的决心似的。



「你说什么?」



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东方悠勤,为什么在东方悠勤说要放自己自由

时,他会觉得心好痛?



「走吧…去找你学长吧…」



将孙玉新轻放在沙发上,狼狈的起身回到房间。



「…悠勤…」



本想伸手抓住东方悠勤却太慢,想赶紧起身追上前,却因为双腿仍然

发软而起不了身。



碰-



耳中传来东方悠勤用力关上门的声音,东方悠勤的自由给的太突然,

让孙玉新完全反应不过来,只能呆坐在沙发上…



这是什么样的感觉?



为什么他会有害怕的感觉?



害怕东方悠勤以后都不会再理他?



害怕东方悠勤以后都不会再看他?



怎么东方悠勤放他自由他却觉得痛苦?



先不论他是不是真的会去喜欢王昭奇…



但是光听到东方悠勤要把他推给别人,他就觉得内心的温度顿时失

温!



好像一块热铁被突然丢进冰水里一样…



这个冲击太大了…



大到他无法思考,不能思考,不知道要怎么思考…



难道…这一切奇怪的反应,是因为…他已经爱上东方悠勤了?







背紧靠着房门,仰望天花板的东方悠勤脑中盘璇不去的,仍是孙玉新

的身影,孙玉新的每个笑容,每个模样…



我真是个笨蛋,明明知道这种方式对待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有好结果…



可是我真的…真的无法控制…控制对玉新哥的需要…



老天爷啊!为什么要让我爱上玉新哥…



而且还爱的那么无可救药…



俊美的脸蛋全埋进手掌中,皱眉的痛苦表情全都只有手掌看的到。



「我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我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两个人,一样的心思,一样的问题,而答案都是…
首页
目录
收藏
这本
收藏
本站
保存
字级
上一章 下一章
置顶
关灯
回作品页
目录
收藏

【啵乐-腐味满满】防迷失页

防迷失永久地址: https://lihi1.com/m1jTK
建议您,立即收藏收藏永久地址到浏览器

↓↓↓ 点击下方键,前往永久地址 ↓↓↓
https://lihi1.com/m1jTK
点我复制永久地址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截图保存二维码 永久地址不遗失
截屏后 "请勿使用微信" 开启